員工活動

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員工活動

五月流火

發布時間:2017-05-09   閱讀次數:1830次  

石榴花開了,開的明艷。在我趕往桐城的路上,石榴花緊挨著一戶戶人家,它悄悄地揭開了斜陽上的霞披,任由霞披滑落下來。滑落在小河,梧樹、山坡。連帶著納涼的人們都暈染上好看的紅。在這百花幾乎開盡的五月,它的存在,它溫馨的色澤,它的寓意,會讓我不經意地就想到——母親。

石榴是多子的,而我家也就姊妹兩個。記得小時候總覺得嘴饞,還沒等足月份,就眼巴巴地望著石榴樹上的果子,一心想著快點成熟、快點成熟,天天在母親跟前念叨:“這石榴什么時候能摘呀?樹頂上結了一個老大的!”邊說還邊比劃著,眼神里布滿了期待。然后被母親一句:“還早呢。”散了興致。

01

童年總是懷著對新事物的好奇心,即使在較長一段的時間每天心心念著,也架不住時間如白駒過隙。在我快要忘記這檔子事的時候,驚喜不期而來。她一進門,像揣著寶貝一樣欣喜地塞給我一個東西。圓滾滾的,有些涼。“快拿著、剛摘的,掰開看過、里面的籽紅彤彤的。”她笑的很燦爛,比弄堂外的陽光還要明媚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圖個新鮮,那是我吃過最甜的一次石榴。

     “總角塘前種樹,青苗只有身高……一人一樹老,一歲一迢迢。”葉黎的詞就像應證著我們的長大,也應證她慢慢地變老。因為某些原因,家里的一些果樹早就不種了。而當時因貪吃才強烈要求種下的石榴樹,也已經拔去。就連石榴花也只能在別人家門口才能看到。就算如此,我每年仍能吃到最新鮮的石榴……


作者:周文英